女子跑步机上猝死,家属索赔百万,健身馆是否担责存争议

据报道:5月18日晚上,杭州九堡某健身馆发生一起悲剧,32岁的周小姐在跑步机上跑了2分多钟后突然倒地,再也没有起来。近日,周小姐家属以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将健身馆告上了法庭,要求百万赔偿,杭州市江干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据杭州市体育休闲行业协会负责人说,这应该是杭州有健身馆十多年以来发生的首起顾客猝死事件。在同情之余,他们也很关心,像周小姐这样的意外,健身馆到底有没有责任?

跑了两分钟突然捂胸倒地

事发当天晚上6点多,当时的监控已被警方调出,加上各种目击者口述,事件发生的过程慢慢被还原。

周小姐的表哥郑先生在处理后续事宜。他说,摄像头的位置距离其表妹锻炼的跑步机大约五六米远,监控记录下的画面比较清晰:

18:21,周小姐上了跑步机,私人教练跟她说了几句就走开了,周小姐开始快走。

18:23,周小姐突然手捂着胸口,另一个手伸过去关了跑步机,即刻人就倒下了。

旁边有客人在跑步,也有教练,五六个人冲过去。

这时候还能清晰地看到周小姐双手抱胸,身体剧烈地上下起伏,持续了大约5分钟,后来双手慢慢垂下。

在这个过程中,有教练在打电话叫救护车。


家属:健身馆不作为

据了解,医生诊断周小姐是心源性猝死。按郑先生说法,周小姐是某化妆品销售公司老总,工作并不太紧张。周小姐体型微胖,1米66的身高有140斤,但一直以来身体很好,学生时代篮球、标枪、铅球都能拿到名次。她健身两三年,都请了私教。

这起意外,家人不能接受的是,事件发生的全程都没人过来做心肺复苏。起诉健身馆,主要也是因为在黄金抢救时间段里,健身馆“不作为”。

“针对这类情况,健身馆到底有没有预案?有没有抢救设备和药品?至少我们觉得他们没有马上启动,教练在事发后并没有采取抢救措施。”郑先生说,他听说教练给120打电话描述的是“有人从跑步机上摔下来了”,然后120医生才说不要挪动,“这样是不是有点误导?”

周小姐方面的律师说,起诉索赔100万元,是初定的金额,人身赔偿加给周小姐父母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害赔偿,一共大约200万元,他们觉得健身馆方面应该要承担一半的责任,所以定了100万元,具体金额开庭前还要再确定过。


健身馆:教练并没有错

健身馆方面接受记者采访的是负责品牌宣传的孙小姐。

孙小姐说,客户猝死他们很难过,但事后经过反复核实、调查,健身馆方面认为教练们的处理是对的。

“教练说,当时觉得周小姐的情况有点严重,第一时间给120打电话,详细描述了病人状况。120医护人员给出了两点建议:不要挪动,不要喝水。”教练看周小姐情况越来越不好,又打过一次电话,说了“嘴唇发紫”这些新情况,120医护人员说“在路上了”就挂了电话。

孙小姐解释,对于顾客的这些突发情况,教练毕竟不是医务人员,有时候很难判断。比如健身馆以前也出现过顾客晕倒,后来一问原来是没吃晚饭低血糖了。一般扭伤摔伤等应急处理,教练也会做,但正是因为看周小姐情况严重,他们才没有贸然行动,“寻求120帮助,事后也是依照专业指导做的。”

至于这起悲剧健身馆应该承担多少责任,孙小姐认为走司法程序,让法院来判定比较好。


无明文规定健身教练须担专业救护职责

周小姐的意外事件,杭州市体育休闲行业协会也派人调查过,负责人邹先生说,事发健身馆80%的教练都有人事部门颁发的职业资格证。“其实,目前整个健身市场上,没有硬性要求所有健身馆教练都必须有这个资格证,很多外来的健身机构里的教练并没这个证。”

不过,这本职业资格证,目前是规范从业教练的一个有效抓手。要取得资格证,教练必须经过培训,但重点不是救护,而是运动医学,比如人体肌肉分布等。

邹先生说,真正严格要求教练必须有救护职责的,是四大高危运动项目:游泳、攀岩、潜水和滑雪。这四个项目容易造成人身损害,所以对教练的要求也格外高。其他诸如健身馆教练,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要采取专业救护。

郑先生说,其实起诉不是为钱,而是想给整个健身行业提个醒,要更规范,更专业,具备危机情况的处理能力,也让爱健身的人提高警惕。


| 消息来源: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