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鸿星第2年,中国冰球继续用昂贵学费恶补狂奔

今天(9月9日),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以下简称“昆仑鸿星”)在上海主场以1比4不敌芬兰小丑队,2017-2018赛季第一次主场亮相,在浪费多次机会后吞下败果。加上此前7个客场5胜2负的战绩,俱乐部目前积14分,排名东部第五,不过与东部排名第一的球队只差2分。

加入KHL(大陆冰球联赛,2008年创立于俄罗斯)第二年,昆仑鸿星副总裁李龙谋表示,今年最大变化是华裔球员增多,昆仑鸿星赛事总经理周松更表示,今年是名副其实的“华人年”。截至9月9日,昆仑鸿星只保留了上赛季阵中的5个人,与去年队里几位有中国血统球员中,只有袁俊杰有稳定上场时间不同,新赛季队内的6位华裔球员都有不俗的赛场表现

在9月6日新赛季见面会和9月7日球队训练课后,6位华裔球员轮番接受媒体采访,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是,“是否有意愿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冬奥会?”

▲昆仑鸿星本赛季6位华裔合影。

强调华裔球员的增多,也是昆仑鸿星肩负为2022年冬奥会培养国家队人才的任务体现。

冰球是冬奥会最受关注、含金量最高的项目。作为2022年的东道主,中国当然不希望在家门口缺席。昆仑鸿星俱乐部主席赵晓宇在新赛季见面会上表示,“昆仑鸿星在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的直接领导下,在体育总局的指导下,和国家体育总局共建国家俱乐部队,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让中国男冰在冬奥会冰场上展示风采。”

根据国际冰球联合会(以下简称“国际冰联”)规则,冬奥会东道主的男队获得冬奥入场券有两个方式,一是在冬奥会举办前两年的世锦赛上排名进入前9,二是通过世界排名第10至33位的球队进行的资格赛拿到名额。根据9月8日国际冰联的排名,中国男队在48个国家、地区队伍中排名37位,暂时连资格赛的参赛机会都没有。

目前,国家冰球队的冬奥目标已经确立:男子冰球取得奥运会资格,并有良好表现;女子冰球夺牌争金,重返世界巅峰。在中国国家冰球俱乐部成立发布会上,有关领导直言,“中国冰球走路发展已经来不及了,需要恶补和狂奔。”可以说,昆仑鸿星就是为此诞生的。

在上赛季昆仑鸿星从参加KHL起步之后,现在在昆仑鸿星体系下,还有黑龙江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深圳昆仑鸿星女子冰球队(将分为深圳昆仑鸿星队与深圳万科阳光队)、昆仑鸿星小狼冰球俱乐部、中国国家男子冰球队、中国国家女子冰球队、男子U20和U18国青队,以及女子U18国青队,并开始着手“丝路杯”超级冰球联赛的准备工作。

▲昆仑鸿星参加KHL的授权签署在中俄两国国家领导人的见证下完成。

今年7月,正值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期间,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VHL)与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联合推出丝路杯超级冰球联赛协议在莫斯科签署。丝路杯超级冰球联赛将从2018-19赛季起,开始在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一带一路”国家的冰球俱乐部之间展开,预计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该联盟将吸纳来自中国的8至10支俱乐部加入。目前,已有黑龙江昆仑鸿星、吉林市城投冰球队确定参加。据了解,国内多个城市对该赛事展露出了兴趣。

从事冰球解说多年、今年8月入职的昆仑鸿星副总裁李龙谋表示,“今年是2022年冰球计划实施的第一年,以昆仑鸿星为基础,由点到面来布局。”

在这个冰球计划之下,黑龙江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将要参加VHL(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演员英达的儿子英如镝上个赛季在昆仑鸿星备受关注,但因为实力仍存在差距,出场时间非常有限,今年他加入了黑龙江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可以获得比较稳定的机会。而主场位于深圳的两支冰球女队加入了世界女子水平最高的联赛CWHL(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新赛季将于11月开始。

除昆仑鸿星的6个华裔,在黑龙江昆仑鸿星俱乐部还有多位华裔球员,这些球队中的青年球员和华裔,目前被视作2022年国家冰球队的候选人。据记者了解,去年昆仑鸿星多数球员的合同都只有一年,而袁俊杰是两年。因为国际冰联规定,在一个国家连续打球满两年,是归化球员的必要条件。这意味着,归化的目标球员需要至少在2019-2020赛季中期之前,在国内球队开始打球,这也是昆仑鸿星公司需要迫切在海外网罗华裔冰球人才的一大原因。目前,背后复杂的归化方案尚未确定。袁俊杰此前公开表示,愿意放弃加拿大国籍,加入中国国籍,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在7日的训练课后,袁俊杰对记者也再次表达了这一意愿。他的中文比起上个赛季有了巨大的进步,可以看出他在赛场之外也有意开始做一些准备。

在新赛季见面会上,赵晓宇用“超额完成任务”表达了对新教练迈克·基南的肯定,迈克·基南本人也在采访中强调了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性,昆仑鸿星和中国冰球将是这位唯一一个拿到过NHL和KHL冠军的功勋教练的新考验。

在身背重任的同时,昆仑鸿星也继续获得诸多上层部门的支持,比如民航总局和民航华东局。因为多国的客场飞行需要涉及航空领域的第五航权(从目的地再飞第三国的权限),民航总局负责所有批文和国际申请,华东局则需要确保主队和客队的飞机能够在浦东机场起降,加上多国背景的球员的签证问题,这背后涉及难以想象的复杂协调并未在第二个赛季变得轻松,有关部门为昆仑鸿星提供了大量的幕后支持。俱乐部方面透露,今年找了专门做包机服务的乌拉尔航空承担球队在亚欧大陆上频繁又复杂的飞行任务。上赛季,一次客场包机的费用根据旅途长短不同在100-300万之间,今年这一开支依然会是俱乐部预算的一大块。

本赛季另一个变化是主场安排。去年,昆仑鸿星在五棵松体育馆打完揭幕战后,因为五棵松的排期问题,主场短暂移师上海三林体育中心,在12月回归北京。不过,这看似无奈之举给昆仑鸿星省了一笔开支,俱乐部内部人士当时曾对记者透露,去年昆仑鸿星每场比赛要向五棵松缴纳几十万元的租金,每场比赛消耗的电费也由俱乐部一力负担。

▲昆仑鸿星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比赛。

今年昆仑鸿星的主场全部在上海三林体育中心,除了花大价钱进行改造的五棵松冰场改造无法继续使用之外,换场地还意味着近一年时间培育的北京冰球观赛市场又要暂停开拓。而对于总部在北京的昆仑鸿星公司的工作人员其实也意味着更多的奔波。不过,和去年一样,上海三林体育中心的租金费用明显低于五棵松体育馆。

俱乐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移师上海)最重要的还是档期问题,因为五棵松有固定的篮球档期,与昆仑鸿星的排期比较难协调,并且,从目前的经验来看,五棵松场地打冰球有点太大了,上海假如有4000个观众来的话,就会觉得爆棚了,在五棵松有这个规模的观众,会觉得‘怎么这么少啊’。”除此之外,因为有对“北冰南展”计划的响应,此举也获得了上海市政府、上海市体育局、浦东区大力支持。

虽然今年移居上海,昆仑鸿星也正在北京建设自己的主场,最快可在2017-2018赛季季后赛时启用。保守预估,这座位于北京工人体育场附近的主场使用时间大概在2018-2019赛季开始。未来,他们不需要再以租场馆的方式打比赛。这背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投入,也得到了企业、政府加一些资本的支持”,对于为什么选择这一场地,俱乐部方面表示,“这不仅仅是一个商业选择,更重要的是政府、产权所有人、企业各方目标一致、战略一致。”

据记者的了解,即便北京场馆建设完成,昆仑鸿星未来有可能会采取双主场的模式,或者即便是昆仑鸿星的主场全部回到北京,未来也有留一支队伍在上海,比如丝路杯的球队。

“上海的球迷在未来几年都会在家门口有比赛看。”俱乐部一位负责人表示,“留一支球队下来对上海的冰球发展也是助推,对我们来说也是使命。”

对一个职业俱乐部来说,广告赞助、版权收入、票房和周边商品销售是获得收入的主要渠道。

虽然国家任务的属性以及推广中国冰球的责任和使命对昆仑鸿星来说是有优先级的,但他们并未放弃商务开发,政府支持和市场化运作是他们自成立之初就都有所强调的。毕竟昆仑鸿星俱乐部上个赛季预算就高达2亿人民币,今年还会扩大,而且昆仑鸿星整个体系内多支球队的开支也需要有一定预算,商务开发显得更为重要。

记者去年曾报道,2016-2017赛季,凭借着冠名赞助商万科、主赞助商SIBUR(俄罗斯最大的化工企业)、坚果智能影院(JMGO)、官方合作伙伴中信银行四家主要赞助商,昆仑鸿星第一个赛季的赞助收入超过1亿元。

今年,官方对外宣传的就是继续冠名赞助的万科以及新增的白金赞助商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在昆仑鸿星官网上可以看到,SIBUR今年是黄金赞助商。在主场冰面和场边围挡上,都有他们权益的体现。坚果智能影院和中信银行已经没有出现在赞助商名单之列,但一位俱乐部负责人表示,新赛季整体赞助金额高于去年,“今年我们更坚定了商业化的事情,也坚持了一些价值底线。”

据记者了解,万科今年的赞助金额远超去年,而昆仑鸿星也开放了更多的权益,使得万科成为深圳女队其中一支的冠名商。已经在雪上运动颇有建树的万科,要让旗下冰雪事业部的布局更加完整。

醒目的“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字样已经出现在昆仑鸿星今年球衣的两肩上,并且昆仑山矿泉水还会以官方指定饮用水的身份出现在KHL、MHL和CWHL的主场比赛上。

▲万科和昆仑山两个俱乐部赞助商都在球衣上有权益体现。

据了解,去年昆仑鸿星就邀请过昆仑山相关人员到现场观看比赛,其赞助原因主要是“第一,昆仑鸿星俱乐部与昆仑山矿泉水在名字上的偶然契合,第二,昆仑山本身就有体育的基因在,比如网球、斯诺克等,他们一直很喜欢体育这个名片,另外,冰球球迷和冰球家长多是中产阶级,是昆仑山的目标用户。”

新增的昆仑山矿泉水的赞助时长是5年,也就是到2021-2022年赛季结束为止,瞄准冬奥会的意图不言而喻。这些企业的主要诉求也不言而喻:如何在2022年之前,让自己的品牌跟中国冰球进行绑定,耕耘的时间越长,绑定可能就越深,或许未来发现机会的可能性就越大。此外,今年还有冰球装备品牌CCM、运动饮料百淬、咪咕视频成为官方指定供应商。在新赛季见面会上,昆仑鸿星俱乐部主席赵晓宇称赞助商们“为推动中国冰球发展做出贡献”。

据了解,在今年4月赛季结束之后,昆仑鸿星就开始着手赛事执行和商务开发部门团队的单独剥离和组建,8月,包含这两项业务的北京昆仑鸿星互动娱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中赛事部门下面还有球员经纪业务。

8月份新上任的营销中心负责人杜寅生来自卫视频道,拥有近20年的广告行业经验。他告诉记者,“因为昆仑鸿星体系下的球队在国内外、‘一带一路’沿线、北美等地都有比赛。国内企业在立足于国内市场的同时,也可以借此走向国际市场,所以跟中国民族品牌的深度合作,是今后商务开发的一个大方向,此外是国际品牌客户以及汽车、饮料、保健品、轮胎、3C产品、体育等企业,包括一些希望借助赛事提升品牌的中国中小民营企业。”

▲第一行Logo是KHL官方赞助商,第二行Logo是昆仑鸿星俱乐部赞助商和合作伙伴。(截图自昆仑鸿星官方网站)

在昆仑鸿星今年的主场冰面上,SIBUR的Logo依然保留,不过,位置从中心区域调整至两侧。场边围挡上还有咪咕视频、人民体育的出现,后者是昆仑鸿星播出平台的合作伙伴。

今年,昆仑鸿星找到了环宇体育成为主场信号制作方,二者之间有深度合作,将帮助昆仑鸿星主场比赛转播信号的制作、推送和分发。目前,在中国依然受众基础较为薄弱的冰球要靠版权售卖获得收入依然是不现实的,毕竟推广还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今年的网络播出方包括腾讯、人民体育等,PPTV也有计划播出。央视的体育赛事频道(CCTV-5+)依然会转播昆仑鸿星的赛事,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只直播了一场季后赛的央视体育频道(CCTV-5)极有可能也协调更多的冰球直播时段给昆仑鸿星。而去年主场的信号制作方拉加代尔依然是联盟的信号、版权合作伙伴。

票房上来看,因为KHL官方有关于上座率的最低要求,去年不论是在北京还是上海,昆仑鸿星都采取了推广、赠票的活动。根据俄罗斯体育媒体championat.com的数据,2016-2017赛季,包括季后赛在内,KHL所有球队的平均上座人数是6305人。根据国际冰联的数据,昆仑鸿星在上个赛季常规赛主场的平均上座人数是2952人,在北京和在上海的比赛平均上座人数分别是5137人和1280人。抛开五棵松可以容纳18000人、三林体育中心的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容纳4600人这样场地大小的因素,两地上座人数的差异也反映出北京和上海两地对冰球相遇的热情和关注度的差异,一位业内人士甚至直言,“上海和北京的差距可能有十倍。”

在首场比赛比赛开始前两天,上海地铁官方wifi面包wifi的App上就出现了昆仑鸿星接下来四个主场的推广内容。另外,昆仑鸿星也与巴士在线达成合作,在今日的首场主场比赛前,球队的宣传视频出现在了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几万辆公交车屏幕上。俱乐部方面对今年上海场馆的上座人数并没有过多担心,“上海可能更容易接受新事物。我们要找的实际上是中产家庭,我们把冰球比赛定义为时尚的运动体验,会加入更多娱乐化包装;第二,上海和北京一样,都有大量的外国人,他们其实是这项运动天然的粉丝和推广者。”

▲从腾讯体育同时段播放的比赛的在线观众来看,1.2万的观众也反应了冰球和KHL赛事在中国尚属小众冷门的现状。

在今天的比赛现场,上座率大约在4成左右,比起去年的上海主场的上座情况有所进步。当然,依然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主教练迈克·基南在赛后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现场球迷的数量还需要增长。对目前的昆仑鸿星来说,比起推广冰球的责任和义务,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比赛、了解他们的比赛,比起靠票房获得收入确实更重要。今年上海主场的票价只分3档:100元、200元和1000元的VIP票,还有新推出2000-4000元的赛季主场套票。根据售票网站价格区位图来看,100元的票占比预计达到70%,这样的价格确实可以说是亲民。“我们不把眼光完全放在眼前,更重要的是做品牌的影响力。”周松对记者表示。

▲昆仑鸿星本赛季上海主场区位票价图。

衍生品方面,今年昆仑鸿星与意大利品牌Tacchini达成合作,推出周边产品。去年衍生品每场可以给昆仑鸿星带来1万元的销售收入,这个成绩要比很多CBA球队突出,俱乐部方面的目标是,今年的销售额争取翻倍。

KHL联赛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新赛季,联赛官方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净增1个,达到9个。联赛官方的赞助商SOGAZ(俄罗斯保险行业)、可口可乐、海尔、Rostelecom(俄罗斯国家电信运营商)、ERIELL(石油、天然气开发企业)的Logo都有在冰面上露出,除了这五家,联赛的赞助商、供应商万事达卡(Mastercard,支付技术公司)、MEGAFON(俄罗斯电信公司)、HANKOOK(韩国轮胎品牌)皆有在冰场围挡有权益露出。

▲昆仑鸿星上海主场也有联赛赞助商的诸多露出。

这些品牌的联赛赞助地位或许可以验证ESPN关于该联赛的一个描述:KHL长期以来一直依靠俄罗斯国有企业和地区政府的资金来保持其许多团队的稳定。而在今年5月,联盟官方已经表态,计划缩减球队数量。“优化俱乐部数量将有助于我们处理成本削减问题。”KHL主席Dmitry Chernyshenko此前在俄罗斯国家通讯社采访时表示。

新赛季KHL的球队数量已经从去年的29支缩减到27支,参赛国家从8个减少到7个,而联盟官方基于场次、飞行距离、比赛密度、观赏性、运营能力等因素分析认为,24支将会是最佳状态。

Dmitry Chernyshenko对塔斯社表示,尽管计划削减球队,但未来一两个赛季内,KHL仍可能在日本、中国、南韩和西欧扩张。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扩张是否意味着更多地削减KHL现有团队。

每个赛季结束,KHL官方都会根据经营能力、票房、赞助收入、成绩角度来给每个俱乐部打分,其中成绩只占到30%。据记者了解,上个赛季昆仑鸿星的排位并不高,不过KHL的年会上,特别提及了中国市场的亮点。而以芬兰小丑俱乐部对代表的KHL球队正在积极地开拓中国市场,小丑俱乐部的运营总经理Jussi Rapo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明年可能会在中国搭建一个10-20人的团队,这也是芬兰冰雪相关企业进入中国的一个敲门砖。

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确定,中国正在成为世界冰球争相开发的热土。一向保守的NHL联盟将会在9月中下旬在上海和北京举办两场NHL中国赛。而中国的冰球事业,也需要在昆仑鸿星作为领头兵的助推之下,给自己加温。

如果单纯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收支来看,昆仑鸿星的财政状况显然依然难以称得上健康。李龙谋表示,“昆仑鸿星交了昂贵的学费,一是为了布局,二是为了培养一大批懂冰球的管理人员。”昆仑鸿星相关公司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100人,在越来越大的体系里,他们需要和中国冰球一样,熟悉职业冰球联盟的节奏,掌握更多冰球领域的规律。

俱乐部负责人表示,“对昆仑鸿星来说,主要还是边摸索边学习,边积累经验边复制。”去年打进季后赛首轮的昆仑鸿星,今年在赛场上的目标是至少打进季后赛第二轮,不过对于东部决赛,俱乐部也抱有期待,“我们可以有能力跟强队掰掰手腕了。”

昆仑鸿星在进步,中国冰球的恶补和狂奔,还在加速。



作者:刘南琦

来源:懒熊体育